推广 热搜: 贷款  重庆小贷  信用贷款  信用卡  IPO  ETC  抵押贷款  P2P  P2P平台  农业 
 

点融网深陷欠薪裁员漩涡 P2P何日走出寒冬?

   日期:2019-03-01     来源:网易    作者:李兆元    浏览:262    评论:0    
核心提示:互联网金融的寒冬还未过去,曾经备受资本热捧的P2P平台点融网近日也陷入了裁员欠薪风波。据网易号外获悉,点融网近期正在大批裁
 互联网金融的寒冬还未过去,曾经备受资本热捧的P2P平台点融网近日也陷入了裁员欠薪风波。

据网易号外获悉,点融网近期正在大批裁撤线下门店,并对地方分公司进行大规模裁员。但在裁员的同时并未按时发放员工工资和给予离职补偿。

在大量裁撤线下门店的背后,负面缠身的点融网还面临着业务线收缩、逾期率升高、债转缓慢、高管内斗加剧等危机。

经历过2018年爆雷潮的洗牌,整个网贷行业仍未迎来曙光。点融网所面临的问题,或许是整个行业生存状况的投射。

裁员风波不断发酵 尚未协商解决

近日,有内部员工向网易号外爆料称,点融网近期正在大规模裁员,多个地方分公司出现拖欠员工工资,并在工资未正常发放的情况下强制员工离职的问题。

据网易号外获悉,点融网裁员从2019年1月开始陆续进行,但该公司在与员工签署解除劳动合同协议的同时,并未如期支付协议相关的款项及此前拖欠的工资。

“1月中旬的时候突然通知要关闭门店,我们都还准备正常上班的,结果当天突然下通知,然后就把我们的系统关闭了,说要签离职合同。”点荣商务某分公司员工刘勇(化名)告诉网易号外。

刘勇向网易号外提供的一份解除劳动合同协议显示,合同甲方为上海点荣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乙方为员工本人,双方于2019年1月18日依法解除劳动合同及劳动关系,甲方承诺于1月31日支付乙方的当月工资和代通金,于2月28日支付乙方最后款项的剩余部分。

天眼查资料显示,上海点荣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上海点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全资入股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郭天毅。

号外|点融网深陷欠薪裁员漩涡 P2P何日走出寒冬?

但刘勇称,从签订协议当天至今为止,并未收到任何来自公司的支付款项,也未以任何书面或邮件方式发送通知。“我们公司的薪资模式是每个月底发当月底薪和上月提成,但到现在我们12月的提成和1月的佣金都还没有发放。”

网易号外向多位内部员工了解到,成都分公司只是点融网此次大规模裁员波及的多个网点之一。据内部员工向网易号外透露,第一批裁员涉及的分公司多达30余家,包括昆山、苏州、佛山、厦门、泉州、福州、广州、深圳等多个城市,涉及人数或近千人。

号外|点融网深陷欠薪裁员漩涡 P2P何日走出寒冬?

一位内部员工告诉网易号外,点融集团分为金融、科技、商务三个板块,此次裁员三个板块都有涉及,但科技、金融两个板块被裁的员工都发了工资和补偿金,只有裁员最多的商务板块既未发放补偿金,也未发放在职员工的佣金和绩效。加上高层领导对此事态度比较冷漠,员工纷纷走上维权之路。

刘勇向网易号外表示,2月25日,公司对目前两批离职人员提出了一份新的劳动合同解除方案。方案显示,以最后工作日为2019年2月28日的前提下,公司提供以下三种方案选择。

号外|点融网深陷欠薪裁员漩涡 P2P何日走出寒冬?

多名离职员工向网易号外反映,对该解决方案并不满意。“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的方案,做P2P的平台,对自己员工的工资还要分期兑付。”多名员工表示,接下来全国各地分公司都会有离职员工会去上海总部维权。

针对上述裁员消息,点融网方面回应网易号外称,为了响应监管政策和行业的变化,点融持续进行业务和人员优化,通过技术的持续升级,将线下服务比重持续降低。在业务和人员优化过程中,公司依法合规进行业务审核流程,因必要的法务和财务审核需要周期,但与部分协议离职员工沟通不畅,目前经当面沟通已基本解决。

对于裁员消息,点融网创始人郭宇航向网易号外表示,原来商务分公司最多时有90家左右,未来还会保留30家左右。“整个行业面临压降要求,头部平台不再做大的增长,虽然没有书面文件和法律依据,但监管要求是非常清晰的,调整人员结构是必然的。”郭宇航提到。

债权转让缓慢 逾期率升高负面缠身

在网贷行业中,点融网也曾是头部平台的典范。公开资料显示,点融网成立于2012年,由互联网借贷公司Lending Club的联合创始人苏海德(Soul Htite)与中国资深金融法律律师郭宇航在中国共同创立。

据其官网数据,截至2019年1月31日,点融网累计借贷金额550.5亿元,借贷余额103.74亿元,累计借贷笔数578万笔。

就其融资情况来说,点融网曾经历过多轮风投,渣打银行、老虎基金、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等著名投资机构纷纷入资,可谓风光无限。据点融官网披露的2017年年报,其当时在网贷之家综合排名为全国第五。

在2018年的网贷行业爆雷潮中,幸而存活下来的平台已是寥寥无几。点融网甚至在2018年8月拿到大连金投4000万美元融资。

虽然挺过了爆雷潮的危机,但在网贷行业江河日下的大环境下,点融网的生存状态依然堪忧。由于疯狂的资产端扩张,点融网在2018年的流动性危机中,也出现了债转缓慢、逾期率过高等业务问题。多位业内人士向网易号外表示,此次裁员欠薪问题或也与公司的资金链紧张有关。

2018年下半年开始,多位投资人反映点融网出现债权转让缓慢的问题。在一个点融投资人建立的QQ群里,网易号外注意到,多位来自全国不同城市的投资人表示点融网出现债权转让缓慢的情况,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对此,点融网方面表示,债权转让退出作为退出方式之一,其原理是当有其他出借人接手转让的债权,相应的出借资金便划转至投资人的账户,债转完成的先后顺序是由系统根据不同策略下出借人申请债转的时间来安排的。

一位业内人士向网易号外提到,在去年下半年网贷平台经历爆雷潮之后,受市场影响,申请转让的出借人数大于投资转让标的出借人数,就会导致债转缓慢。同样是平台人气问题,由于舆论等影响,加剧在投出借人恐慌,没到期的也期望提前退出,导致债转“堰塞湖”。

网易号外注意到,在点融网的鼎盛时期,其在华东、华南、华中、西南等地区均设立了多家分公司。但网易号外在点融官网发现,目前各地的分公司大部分已经陆续关闭。如华南地区的东莞分公司和深圳分公司、华中地区的武汉分公司均显示注销中。可以看出,点融网正在陆续收缩其线下业务。

号外|点融网深陷欠薪裁员漩涡 P2P何日走出寒冬?

大量裁撤线下门店,或许是点融网资金端供给不足,缩减线下开支的结果。

“一家分公司有三五十人,又有各地不同的租金和最低工资要求,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的数字,还有绩效工资,浮动也较大。租金大概几十万元,人员成本几十万元,一年百万元是肯定有的。”郭宇航向网易号外解释道,“点融线下服务的资产占比应该一半多一点,今年以来全面转向线上。”

郭宇航表示,这次调整人员不仅是服务线下,线上也有一些,这些优化是每家机构都在做,和头部互联网公司类似,只是员工数量看起来多一些。

“线下资产端的模式运营成本较高,所需员工数量较多。平台之所以裁撤线下门店,可能是由于财务状况不容乐观,需裁撤资产端减轻包袱。另外还有一点重要原因就是监管要求,‘三降’(降余额、降人数、降门店)中包括资产端门店数量。”一位网贷行业人士向网易号外分析道。

此外,逾期率升高也成为平台担忧的一大原因。2019年1月22日下发的网贷整治“175号文”规定,将项目逾期金额占比超过10%的机构归类为高风险机构。根据互联网金融协会官网数据,点融网的项目逾期率和金融逾期率自2018年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2018年11月至12月平台的金融逾期率分别为11.25%和12.06%,到2019年1月回落至9.9%。

号外|点融网深陷欠薪裁员漩涡 P2P何日走出寒冬?

在业务线收缩、逾期率升高、债转缓慢的背后,负面缠身的点融网还面临着高管内斗加剧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2018年10月25日下午,点融网原首席财务官崔亚文集结一群社会人士,在上海点融总部办公室殴打5年老员工致其昏迷被送入ICU,崔亚文还在现场表示,“谁敢劝架就开除”。

根据点融网2018年10月28日在官网发布的公告,称打架原因系事发当天公司某董事的表弟张鸣亮使用暴力抢走并私藏公司公章和法人章,崔亚文等按规定索要,过程中发生推搡、拉扯等肢体接触。目前该事件已由警方处理协调,张鸣亮并无大碍。

但在外界看来,点融网此次高管打人事件造成了恶劣影响,也使业内对点融网形成了内部管理混乱的印象,深化了点融网面临的危机。

爆雷潮过后P2P行业去向何方?

过去的2018年,可谓是网贷行业的至暗时刻。

继善林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等平台相继倒下之后,年中的爆雷潮让整个行业经历了洗牌潮,违规平台纷纷跑路或退出,数千万投资者血本无归,出借人慌乱撤资,幸而存活下来的平台,也不得不缩减业务熬过寒冬。

进入2019年,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仍在持续减少。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009家,相比12月底减少了16家。据不完全统计,1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16家。截至2019年1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5433家。

1月22日,网贷整治“175号文”下发,文件的总体工作要求是,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

在监管加强要求的背景下,平台面临着合规整改,有序清退的压力,整个行业仍未迎来曙光。点融网所面临的问题,或许是整个行业生存状况的投射。

“债转缓慢、逾期率过高这些问题都不仅仅是点融网一家的问题。现在大形势不好,整个行业成交量、投资者信心都在下降。”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向网易号外表示。

对于存量网贷平台来说,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在‘双降’‘三降’的监管压力下,网贷平台为合规求生,降低贷款余额、出借人数等指标。当前运营指标较为合规的头部平台,基本都经历了一轮大规模裁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网易号外提到。

“备案延期和爆雷潮其实在时间上是有关系的。外部环境的原因,时间表变化对行业预期的变化,出借人对产品偏好也有变化,哪怕是靠谱平台,他们也希望产品期限短一些。这是我们做出调整决定的原因之一,但不是唯一原因。”郭宇航也表示。

郭宇航提到,类似于调整的同行并不在少数,很多借贷余额在30亿元在50亿元以上的中大型平台,六七成的平台都在收缩分公司,有些公司是完全裁撤分公司。

薛洪言认为,员工队伍的稳定性取决于营收的稳定性,而营收的来源则是借款人。既然没有足够的资金满足借款人需求,平台还可效仿金融科技开放平台,将借款人撮合给各类资金充足的持牌机构,即发掘B端资金。

“于P2P平台而言,筹不到资金,资产能力萎缩。与其任由借款人自然流失,倒不如主动把借款人导流给持牌金融机构。借款人是P2P平台的核心资产,如此操作,难免有饮鸩止渴之嫌,不过在需要以空间换时间的特定时期,未尝不是一种断臂求生的活命方法。”薛洪言建议道。

P2P行业洗牌之后,下一步该如何走出阴霾迎来曙光?对于目前的存量平台来说,是一个需要持续探索的课题。

 
打赏
 
更多>同类贷款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贷款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付款方式  |  使用协议  |  加盟合作  |  法律申明  |  重庆天气  |  网站地图  |  新手指南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不良举报  文明转播  行业协会  凭安信用  百度信誉 360网站安全 可信网站